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日寇在镜泊湖的暴行

2022-09-13 17:52:10 2400

摘要: 尹庆新 历云飞 晨报融媒体首席记者 杜山抗战时期的物品 又近“9·18”,赴宁安,在尹庆新老师的陪同下采访那段历史留在宁安地区的遗迹,并展现出来,以作警醒。 1931年“9·18”事变,日本侵略者一夜之间占领了沈阳城,不久整个东北三省沦陷...

尹庆新 历云飞 晨报融媒体首席记者 杜山


抗战时期的物品


又近“9·18”,赴宁安,在尹庆新老师的陪同下采访那段历史留在宁安地区的遗迹,并展现出来,以作警醒。

1931年“9·18”事变,日本侵略者一夜之间占领了沈阳城,不久整个东北三省沦陷,1932年3月,在日本帝国主义操纵下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。同年3月20日,日本侵略军进入了镜泊湖地区,由于遭到救国军不断打击,日本侵略者无力深入占领,将镜泊湖地区列为所谓“匪区”,1933年满洲镜泊学园建立,随之而来的日伪军、警、宪、特相继建立,1935年冬对镜泊湖地区实行了军事管制。日伪军的工作队大批涌现,美其名曰:“日满一德一心”。日本侵略者于镜泊湖地区十几年中,人民遭受苦难不计其数,罪行累累,馨竹难书。


参观抗日纪念馆


血债累累

随着镜泊学园的建立,日本守备队在1933年春天派一个中队(相当于一个连)驻扎在镜泊村北炮台山北侧山下的农家房舍,在山顶上设有望哨,东至腰岭子北至后渔村北的大道上,常年不准行人通行。先来的守备队长叫吉村,以后有吉良,楠田等,都是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。每到一处都实行三光政策——烧、杀、抢。如扬言“当地住户黄四尖头(外号)与土匪(救国军)通风报信”,烧了黄家的房子,赶走了耕牛,杀死了黄四尖头,其家属幸亏逃走免遭死难,之后杀死陈文起,烧其家房子;杀孟老三,烧了其家房子,杀死毛驴。又枪杀高姓哥俩于复兴村河西,烧其房子,抢走鸡鸭。当时老百姓跑到山上林里,没有动静了再回到原处。日寇又来再跑。有一时来不及逃跑的或跑到半路遭到日寇枪杀的,也有的见到这种情形实在呆不下去了,不得不投奔远方的亲友。

日寇见到所谓不顺眼的人,就说是抗联人员,抓起来,轻者遭到毒打,重者杀害。湖西村在当年有一户老孔家外地来了亲戚,因为留有分头和镶一颗前门上牙,被绑到湖边大榆树下毒打,最后枪杀。距其不到一华里外有个姓董的,人称“二画匠”,是因“跑日本鬼子”,由大加吉河跑到湖西村暂时避难,全家四口人都被日寇用刺刀刺死,当时董家来了一位叫徐永生的亲戚,也未能幸免被刺死。五峰村的刘喜春,湾沟村的马仲被说是胡子(抗联)来了没报告,抓到日本守备队押了半个多月,地方联名保释未批准,在镜泊乡镜泊村北山根被日本守备队枪杀。在河口为来往行人摆渡船的王船官和一名孟姓妇女,被指控摆渡过抗联人员,遭到侮辱与打骂,最后这二人下落不明。

在日本守备队院内,吉良还指使刺死救国军杨营长等60余人。

因而当时的镜泊湖地区老百姓绝大多数逃走,整个地区变得荒无人烟,杂草丛生。


日本近藤林业木材工厂发运木材


罄竹难书

1934年春,伪步兵二十七团二营也到了镜泊学园附近驻扎,伙同日本守备队对我抗日部队施行大讨伐、大搜山。1936年镜泊湖地区实施集团部落,伪军四连驻防身沟屯(庆丰村),五连驻湖南屯,六连驻湾沟屯,重机枪连驻老营卧子(今湖南村南三华里),帮助日本人镇压老百姓。

与之同步,1934年秋,镜泊湖警察署建立。日伪对抓去的百姓用残酷的手段进行审讯,如鞭子抽、镐把打、香火烧、老虎凳、过电、灌汽油辣椒水、滚钉箱等,在冬天脱掉衣服用凉水浇活活冻死,有的被装进麻袋活活摔死,上大挂活活勒死,甚至一刀刀刺死,有的被集体处死或秘密处死,下落不明者更无法计算。凡有反满抗日嫌疑者都被宪兵队,特务股列为:“要视察人”的黑名单之内,这些人平时行动被严加监视,随时都有被逮捕的可能。警察署内设有司法系、特务系,特务系随意抓人。第一任警察署长叫杨自兴,指导官警尉清水(日本人)等监督修建集团部落,打骂群众成了家常便饭,谁出工挖壕沟来晚了,不是罚跪就是挨打,抓人、审讯、上刑、坐监入狱他们都说了算,成了地面上的太上皇。

任意盘剥

在日本守备队附近的警察大队有一个连的兵力,随时听从日本人的指挥,去各处讨伐抗联的警察住在老百姓家的炕上,而老百姓只能睡在地下。

1936年春天,日本守备队强行划定学园、湖南、房身沟、湾沟四个村为集团部落,限定老百姓在6月20日前统统搬进集团部落内居住。原先屯子外的房子一律拆除,逾期不拆者轻则烧毁房屋,重则问罪。警察监工,从天亮开始干活,天黑收工,老百姓边收拾庄稼边盖自己的房子,还要出工挖大壕沟。有的没盖上房子到冬天就挖个地窨子栖身。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必须去上自卫团,晚上被派出去站岗,名曰自己保护自己。老百姓没有吃的辛辛苦苦收获点粮食还要交“出荷粮”,自己用橡子面充饥,用野菜填饱肚子,用出荷粮换回的更生布,穿上用不了几天就坏了,老百姓此时的吃,穿,住困难到了极点。

1938年,日伪又在镜泊村设一卖大烟的管烟所(鸦片),发烟证,允许人们抽大烟,自己花钱几天一领,刚开始抽大烟的人还觉着挺好受,时间长了成瘾,不抽就浑身难受,行走无力,打哈哧流眼泪,日本鬼子就把成瘾的人送到宁安“康生院”去戒除大烟瘾,成功戒除回来的人很少,大多有去无回。

日寇为了镇压中国人的反抗,制定出一系列刑法,如治安警察法、治安维持法、时局特别刑法,最残酷的是思想矫正法和治安维持法。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至1943年,在各大中城市设有思想矫正院,人们一旦被抓入矫正院也是有去无回,故而有人说:“抓入思想矫正院不如抓入法院蹲监狱,监狱有期限,还可以释放出狱,而思想矫正院是无期限的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释放。”

1939年至1941年,日本人大量迁移至镜泊湖地区,组成开拓团,把开拓团总部设在镜泊村。先是武装青年到镜泊学园,不久又有大批带家属的人到镜泊村,把在腰岭子的褚家屯、湾沟屯、房身沟屯、湖南屯、石头河屯的朝鲜族人撵走,大量良田皆归开拓团耕种,中国人耕种次等地和距离住处比较远的土地,湖区人生活更加贫困。

1941年,日寇开始征伪满国兵,不合格的叫“国兵漏子”,充当勤劳奉侍队,每年至少也要无偿的干半年活,在干活期间吃不饱,挨打挨骂,有的死在工地,冻死、饿死、病死的很多。

在采访中,大量的资料与照片,让人触目惊心。刀俎下的鱼肉,总没有说话的权利。不惧外辱,唯有自强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